绵阳市吉美搬家保洁公司 绵阳市吉美搬家保洁公司提供:绵阳搬屋,搬迁,搬家,搬厂,吊装,起重等绵阳搬家服务.专业搬家,价格合理,服务贴心.公司拥有搬家队伍,丰富的搬家经验,受到广大用户的一致好评,欢迎您来电咨询预约相关服务.15378496970.
 

 

开始搬家准备

28日晚10时,冬日的郑州异常寒冷。

志鹏宾馆的服务员小赵正在值班,忽然听到隐隐有哭声传来,他循着声音,打开了5011房间的门。

小赵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:一个脖子上、手上四处流血的青年女子正和一名男子激烈地争吵,一个两只手腕上全是血口子的小男孩脸色铁青、赤裸着身子、脸朝上躺在床上,房间的地上、床上全是血,还弥漫着浓烈的酒精味道。

小赵吓坏了,立即拨打了110。

警察赶来后,急忙把小男孩和受伤的女子送往医院。女子极力反抗,边挣扎边骂:“这都是你们逼的,孩子是我生的,我死了肯定要把孩子也处理掉!”

在去医院的途中,医生宣布小男孩已经死亡。那名男子立即蹲在车厢里捂着脸哭了,女子则继续破口大骂。

【一语惊人】女子交代“我杀了亲生儿子”

女子并无大碍,在医院处理完伤口之后,她连夜被带到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刑侦五中队。“孩儿是我杀的,我给他吃了安眠药,我本来打算和他一起死的。”29日上午9时许,女人终于开口说话了。

据查,这名女子名叫任晓红,29岁,济源人,和她吵架的男子名叫张军(化名),31岁,平顶山鲁山县人,现居郑州,他是任晓红的前夫。“我们1996年开始谈恋爱,我铁了心跟他过一辈子。”任晓红说,她和张军离婚后,她也没想过再找别的男人。

张军的老家在农村,比较穷,两人一起打拼,2002年买了房子,张军当上了小老板,任晓红则当起了家庭主妇。

2006年10月,任晓红发现张军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,还发现张军总是趁她不在家的时候带女人回来。

两人终于今年9月12日协议离婚:儿子归张军抚养,房子则归任晓红,任晓红可以随时探望儿子。

任晓红说,离婚是她提出来的,房子她已经卖了。她打算让丈夫成穷光蛋,然后再打官司要回孩子,让张军一无所有。

没想到,张军几天前把儿子送回了鲁山老家,然后开始搬家准备躲开任晓红,被任晓红堵住。

24日晚,任晓红拿着刀逼张军连夜打车到鲁山老家接儿子。“婆婆追着骂我。”任晓红说,婆家人不顾她的死活,她也要让婆家人生不如死,她抱着儿子上车时甩给了婆婆一句话:“我让你永远见不着孙子!”

【痛下狠手】她让儿子吃了26片安眠药

26日下午,任晓红带着儿子来到志鹏宾馆,开始喂儿子吃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。“我怕他嫌苦不吃,就把两片安眠药碾碎,放进娃哈哈里让他喝,他咕嘟咕嘟就喝光了,然后我把剩下的安眠药倒在床上,他捏着往嘴里塞,他吃着我数着,一共吃了26片。”

任晓红说,儿子吃过安眠药之后,她也吃了50片。

儿子吃过药后很亢奋,从床上站起来,头来回摆,一会儿又趴在床上来回打滚。十几分钟后,药劲儿上来了,儿子躺在床上不动了。“我想着我们娘俩就这样死了。”任晓红说,当时是27日下午6时,她只给前夫留了一封信:“来给我们娘俩收尸吧!”

没想到,任晓红第二天居然醒了,她伸手一摸,儿子已经浑身冰凉。

【唯恐不死】她还用玻璃片划了儿子的手腕

儿子死后,任晓红来到卫生间,开始用宾馆预备的刮胡刀片割自己的脖子。一刀下去,刀片竟然断了,她把玻璃杯在地上摔碎,用碎玻璃片往自己手腕上划。

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为什么血这么少,头也不晕,是不是人吃了安眠药血就不流了?儿子是不是真死了?

疯狂的任晓红居然拿着碎玻璃片,在儿子已经冰凉的手腕上割了一道又一道。看到儿子的手腕上没有流什么血,任晓红带上门,到一家小诊所买了80片安眠药,又到五金店买了一把长约20厘米的匕首和一卷透明胶带,随后又到一个小商店买了一瓶白酒。

任晓红把匕首藏在棉袄的袖子里,回到宾馆。她先把80片安眠药吃了,然后开始喝白酒,喝得迷迷糊糊时,她拿着胶带来到卫生间,准备在一根横管上面上吊,但没有成功,她回到了床上。

药力加上酒劲儿,任晓红开始有些神志不清,她用匕首在手上和脖子上一刀一刀地划了好多下,然后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任晓红醒了,她听到了前夫的哭声。“她原来说过很多次,没想到这次她真的下手了。”张军说,以前他和任晓红生气,任晓红总是吓唬他说,她把儿子放门口了,或者说儿子快被煤气毒死了。但他每次惊慌地赶回家,儿子都好好的。

27日,在任晓红的住处见不到人,打电话也没人接,他觉得事情不妙,就发动亲戚朋友找了一夜,但毫无结果,没想到儿子真的遇害了。“儿子可聪明了,教啥一遍就会,见了我就爸爸爸爸地叫,他到明年4月17日才满两岁……”张军捂着脸,浑身颤抖。

【对话凶手】唯一的杀人动机就是报复前夫

审讯结束时,记者见到了任晓红,对其进行了专访。

记者:儿子死了,你后悔吗?

任:不后悔。

记者:喂儿子吃安眠药的时候你犹豫过吗?

任:没有。我觉得他活着就是受罪,他从小跟着后妈长大,心理肯定不健康,还不如让他早死,正好解脱。

记者:为什么你觉得孩子跟着后妈长大一定会心理不健康呢?

任:我自己的体会,我是跟着后妈长大的,我的心理就不健康。

记者:这是你决定杀死孩子的主要原因吗?

任:不是,主要是报复我前夫。他把儿子当心肝,我就把儿子弄死,让他一辈子痛苦,一辈子受良心的谴责。

记者:为什么要在这个宾馆下手呢?

任:这个宾馆是我和前夫结婚的地方,我要在这里杀死儿子,也杀死自己,拿命报复他。

记者还没问完,任晓红说要去厕所,民警去拿钥匙开手铐,任晓红等不及,狠劲儿用手捋手铐,手铐深深地陷进了肉里。民警拿来了钥匙,她拒绝打开手铐。终于,她把手铐捋下来了,手上鲜血淋漓。“我今天就是把骨头捏碎、砍掉一根手指,我也会自己把手铐取下来,我想办的事情一定会办到!”任晓红冲一屋子人大声咆哮。

 

来源:绵阳吉美搬家,绵阳搬家绵阳吉美搬家公司小图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Copyright © 2006 - 2018 绵阳吉美搬家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 绵阳市吉美搬家保洁公司 版权所有